去年 11 月,谷歌员工 Claire Stapleton 与 Meredith Whittaker 帮助组织了一个 2 万人的罢工活动,现在她们对外表示因此遭到了报复。

from nytimes.com

该罢工是抗议谷歌公司内部存在的性骚扰与女性歧视问题而发起的,谷歌在这方面一直为人诟病,比较轰动的案例包括 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当年离职谷歌是因为被内部举报性骚扰、联合创始人 Sergey Brin 被传与员工存在婚外情、Google X 董事 Richard DeVaul 被报道涉嫌性骚扰一名潜在员工。

nytimes 网站报导,谷歌人工智能研究员 Meredith Whittaker 表示已经被公司告知“我的角色会发生巨大变化”,言下之意就是被降职。

除了降职,谷歌还指示她即使没有生病也要请病假,Meredith 说她同时也被告知要放弃在纽约大学的 AI 研究工作。

而另一位罢工协助组织者 Claire Stapleton 也有类似遭遇,她聘请了一名律师维护自己的利益,她表示:“虽然我的工作已经恢复,但工作环境仍然充满敌意,我随时都想逃离。”

对此谷歌发言人否认了报复的指控,其表示:“我们禁止在工作场所进行报复,并将调查所有指控。员工和团队定期并经常获得新任务或重组,以跟上不断变化的业务需求。”